干部因扶贫项目亏损获刑 媒体:需要尽快给个说法


郑某生下女儿小宝(化名)后便长期离家在外,拒绝承担抚养义务,其间还因反复吸毒被强制戒毒。多年来,居委会志愿者轮流照顾着小宝的日常生活起居。不久前,在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的介入下,居委会向法院申请变更小宝的监护人。

法院经审理后认为,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监护人,有抚养、教育和保护未成年子女的义务,保障其健康成长。郑某作为被监护人小宝的母亲,在小宝出生后不久就经常去向不明,不履行监护职责,拒绝抚养,也不提供被监护人所必需的生活保障,严重侵害了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,其间郑某还存在反复吸毒、被强制戒毒两年的情形。故对于居委会要求撤销郑某监护人资格的申请法院予以支持。

撤销母亲监护人资格,居委会成为监护人

黄浦区检察院在获知该情况后,及时介入,建议居委会向法院申请撤销、变更小宝的监护人,并出具了支持起诉书。

2015年,郑某终于露面,但出现的原因却是因反复吸毒而被社区戒毒。此后,在社区戒毒期间,郑某又再次吸毒,后被处以强制隔离戒毒两年。

2017年10月,郑某强制戒毒期满恢复自由,本该重新承担起抚养小宝的责任,她却向居委会提出,自己无力照顾,希望居委会继续代为照看小宝。之后,郑某便再次离家外出不知去向。

居委会认为,郑某自小宝出生后,即未尽到作为监护人的义务,将小宝遗弃在居委会,不闻不问,实际上已放弃了对小宝的监护权,因此申请撤销其监护资格,并自愿要求代为履行郑某的监护职责。

法院表示,鉴于小宝的生父不详,外祖父母又均已去世,从过往几年小宝的照护情况来看,居委会完全可以肩负起对小宝的抚养责任。据此,居委会要求指定其为小宝的监护人,于法有据,法院对该申请予以支持。

当地时间3月31日,美国白宫高级卫生顾问、传染病专家福奇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当口罩供应能够满足医护人员需求后,将讨论更广泛使用口罩。

塞尔维亚国家实验室共对3561人进行了病毒检测(较上次发布增加477人,其中115人呈阳性,362人呈阴性)。